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艷情短篇合集

第七章 團聚(完全文完)

      第六部第七章團聚1

    “三哥,這位就是康猛先生,康猛,這位就是我三哥李民哲!

    上午八點多鐘,應李民哲共進早餐之邀,康猛來到李民哲所住的酒店,“李先生你好,昨天我因激動而失約,真是對不起!”

    聽了妹妹李銀珠的翻譯,年僅四十的李民哲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,用韓語說道:“康先生,昨天聽說你在酒店大堂打了張小姐,當時真讓我吃驚不小,在心中很責怪與你,后來聽了李銀珠說,才知道原來你與張小姐曾經是一對情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咱們別再說什么張小姐了,康猛現在的心情不好,你還提這些干嘛?”用韓語打斷了李民哲的話語,李銀珠把另一番意思說給了康猛:“我三個哥說很高興見到你,他歡迎你去法國游玩,到時給你做導游!

    雙方又寒暄了幾句,便開始談及李民哲手中的股份問題,整個過程中,李銀珠兄妹對話用的都是韓語,使得康猛和素蓉大眼瞪小眼,只好通過觀察李家兄妹的表情來“傾聽”,過了好長時間,李銀珠才面帶笑容地說道:“康猛,還是你說的管用,剛才我對我三哥來了一番兄妹間的情感攻勢,他有些動心了,他現在想聽聽你的看法!

    由于康猛是外人,而李銀珠兄妹的家產爭奪是她李家內部的事情,他不好涉及太深,因此笑著說道:“李先生,本來我是到韓國旅游的,后來通過朋友關系認識了李銀珠,我們倆很快就成了好朋友,是她請我幫忙爭回作為一個李家人的尊嚴,實不相瞞,我對你們李家地處事原則也深有成見,這才答應幫忙李銀珠的,你也知道,銀珠剛才所講的那些,是打垮李民燦的最快方法!苯又,康猛又向李民哲解釋了一番具體的操作事宜,“其實這都是你們李家的事兒,最終還得你們兄妹自己決定!

    這一次是蘇蓉擔任翻譯工作,聽完蘇蓉那一口純正的英語后,李民哲略一思索,說道:“康先生,這件事,我還要再考慮考慮,我這個人對名利很淡漠,謝謝你和銀珠對我的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,這小子是不是以為我在忽悠李銀珠?!”通過蘇蓉地同聲傳譯,康猛覺得李民哲好像對他有些看法,急忙擺手說道:“李先生,剛才我都說了,這件事,完全是你們的家族的內部事宜,跟我絲毫扯不上什么關系,我也是看在她們兄妹已經撕破臉皮的份上,才為銀珠出此下下之策,如果你們李家能夠正常滴接納銀珠和他哥哥,我想他們,她們也不回為此大動干戈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康先生,你誤解了我的意思!崩蠲裾苄χf道:“對于我們那個所謂李氏家族的態度,我跟銀珠一樣,可李民燦畢竟是我親生大哥,我有些不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聽得李民哲的話語,康猛笑著與李銀珠對視了一眼,那眼神中的含義不言而喻:“剩下的事兒就得你搞定了!

    李銀珠滿是自信的點點頭,轉變話題說起其他事情來,四人說說笑笑邊吃邊聊,將要結束早餐之際,李民哲忽然說道:“康先生,我昨晚看了張小姐最新的檢驗報告,看來他的前景很樂觀……”

    李民哲說道很樂觀之時,康猛才從蘇蓉地翻譯中聽到張小姐的檢驗報告,滿臉吃驚地站起身子,急切地問道:“你……李先生,你剛才說張小姐的檢驗報告,是……是什么意思?莫非小晴她……她病了?!快告訴我,她得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唔?原來你不知道張小姐的病情?怪不得昨天你還能打她,我也為此質疑你地人品呢!崩蠲裾艿哪樕蠏熘腥簧裆,看著康猛那焦急地面孔,說道:“張小姐曾經患過子宮內膜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癌?她是什么時候患病的?”

    “從她地病歷上看,她是三年前在美國做的子宮切除手術,她和我地一個病人,就是昨天被康先生摔在地上的那個湯普森先生,都是美國一所抗癌中心的成員!崩蠲裾苓呎f邊做出手勢,示意激動之中的康猛坐下來,“康先生,你先坐下,我把我知道的事情,都原原本本地告訴你!

    如此驟然的驚聞,把康猛弄得腦袋一片空白,癡癡愣愣地站在那里,半晌才出言問道:“李先生,小晴現在住在幾號房間?她現在會不會有危險?”想到張小晴患上的是可怕的癌癥,康猛頓時手足無措起來,身子微微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“猛子,你先別激動!闭驹诳得蜕砼缘奶K蓉,輕輕拉動著康猛的衣袖,溫言說道:“李先生是醫生,是專家,咱們先聽聽他的,再去找張小晴也不遲,你說呢?”說罷,她雙手稍稍用力,把康猛拉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康先生,子宮內膜癌,在醫學上被稱為女性的第三號殺手,是婦女科常見的惡性腫瘤,它真正的發病原因迄今不明,多發于女性絕經期后,但也有百分之二十的患者發病在張小姐這個年齡段……”看著康猛臉上的不安,李民哲臉上掛著安慰的笑意,說道:“幸虧張小姐的病情發現得早,及時得到了治療……看了她最近的檢驗報告,我基本可以斷定,她已經痊愈了!”說到這里,李民哲給了康猛一個肯定的眼神,“張小姐這次來巴厘島,就是想讓我給她復查一下,本來他要跟我回法國區復查的,可昨晚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康猛迫不及待的追問道:“她不想去法國了?”

    “唔!崩蠲裾茳c點頭,“昨晚張小姐來找我,說有急事要回美國,知道了你們之間是情侶關系后,我覺得,張小姐大概是想躲避你……據我所知,她定了下午返美的機票,現在應該在她的房間中吧,房間號是1309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李民哲說完,蘇蓉已經拉起康猛跑出餐廳……

    第六部第七章團聚2

    面色蒼白,伊人憔悴,徹夜無眠的張小晴,手里捧著康猛的照片背靠著床尾坐在地毯上,自昨夜與湯普森互道晚安回到房間后,她一直做在那里回憶著與康猛度過的所有快樂時光,盡管這回憶歷經了千百次的重復,可每當回想一次康猛的音容笑貌,都會為她增添一些戰勝病魔的勇氣。

    三年前,憧憬著半年后即將身披嫁衣的張小晴,戀戀不舍地離開了康猛溫暖的懷抱,獨自回到美國去完成最后半個學期的學業。

    “小晴,沒事兒時不要到處閑逛,咱可不能讓洋鬼子那雙色迷迷的眼睛白占了便宜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即將通過登記安檢閘口時,康猛那嬉笑的話語,至今猶自回響在耳畔,伸出小手撫摸著照片上康猛那很是陽光的笑顏上,大顆晶瑩的淚珠悄然滑出張小那雙美麗的大眼,“猛子,謝謝你還記得我,你知道嗎?能在這里看到你,猶如在夢里一般,若不是那記耳光……臭猛子,你也太狠了,打了人家,還說了那么難聽絕情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思念間,房間的門鈴驟然響起來,張小晴應了一聲,由于長時間坐在那里,陣陣麻痹襲上她那兩條修長的粉腿,費了好大力氣才堪堪站起身子,她一瘸一拐地漸漸走近門口,卻忽然似有感應一般,而砰然心動:“是猛子!”

    “小晴,是我!”

    聽得那令她魂牽夢繞的聲音,張小晴身形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門里,怔了一瞬,猛地沖進衛生間,微微顫抖著拿起梳子,弄了好半晌才算梳理好那一頭如云的秀發,“幸虧最近兩年沒有做過化療,要不然,猛子肯定會很傷心的!”一邊想著,張小晴一邊快速地洗臉、涂唇膏……

    站在門內深吸了一口氣,抑制了一下怦怦狂跳的芳心,下意識地整理了一番衣著,張小晴這才扭動門鎖,再次看到令她朝思暮想的情人,“猛子,你……”若不是她強行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早已撲進康猛的懷抱。

    早已等得不耐煩的康猛,幾次都想用腳踹開房門,而今終于看到了他那噬骨奪魂的初戀,反倒陣陣怯意襲上心頭,一時間,竟然手足無措起來,“小……小晴,我……”

    眼見康猛和張小晴這一份尷尬,蘇蓉悄悄地一推康猛地腰身,掛著甜美的笑意,輕盈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小晴,你真壞!這幾年你可折磨死我了!”只有用力地抱著張小晴,聽著張小晴因感身子痛楚而發出的呻吟聲,康猛才有真實的感覺,“小晴,李民哲已經跟我說了你地一些事兒,快,你快告訴我,把一切都告訴我!”

    身子被康猛用力摟抱,那骨頭間成傳來的痛楚令張小晴蹙緊了眉頭,可那俏臉之上卻幻出幸福的神情,“猛子,你輕一些,人家好痛!

    溫潤地身子,嬌滴滴的聲音,為了這一切,苦苦找尋和等待了三年之久,倍加激動的康猛稍一松力,欠身抄在張小晴微顫的膝彎……

    那久違的熱吻,那宛若夢中的纏綿,刺激得張小晴的俏臉早已潮紅,一張小嘴更是嘶吟不斷,“猛子,猛子,嗯……人家想死你了……”借著香舌搜刮地間隙,張小晴斷斷續續地述說著心中地思戀,知道呼吸難耐之時,方才戀戀不舍地收回香舌,猛地一用力,滾到康猛身上,任憑秀眼中熱淚奔放,兩片櫻唇如雨點般灑向康猛的臉頰。

    “小晴,小晴,你太狠心了,太壞了!”康猛一邊激烈地回吻心愛女孩的滾燙俏臉,一邊用雙手感受著那一份令人刻骨銘心地嬌柔……

    “快點把你的病情告訴我!”**稍熄,康猛急迫地問道:“你是什么時候得知自己患病的?是去美國后嗎?”

    “嗯!睆埿∏鐐冗^俏臉,乖巧地趴伏在康猛結實的胸膛上,“猛子,對不起!我不應該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那些沒用的,趕快回答我!”說著,康猛扳動張小晴的肩頭,想看著她的俏臉與她說話,可張小晴卻死死地摟住康猛,不肯離開康猛的前胸。

    “猛子,你別怪我……”說著,幾滴清淚打透了康猛的衣衫,“咱們……咱們的兒子沒了……”說到此,張小晴哇的一聲悲哭起來,張開小嘴狠狠地咬住康猛的前胸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兒子?張小晴,別哭,我只要你,有你就足夠了……”

    勸慰了好半晌,張小晴才漸漸止住哭聲,伴著輕輕的抽泣,講述其自己在美國的患病過程:“猛子,回到學校后不久,我發現自己懷孕了,想到再次相見時,我挺著肚子出現在你的面前,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康猛輕輕撫摸著張小晴柔弱的脊背,輕聲說道:“小晴,你的病是不是因為懷孕才得上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正是因為懷孕,反而發現了我的病情!睆埿∏缟陨哉砹艘幌虑榫w,緩緩說道:“那時懷孕的第十周,我總感到有間歇性腹痛,心里害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妥,結果……去醫院檢查,卻查出我患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聽得張小晴的話語,康猛用力摟了一下身上的女孩,半晌才說說道:“謝天謝地!我們的孩子,挽救了你的生命,那孩子真是個天使!”

    “我情愿自己死去,也不愿失去那個孩子,可是……”張小晴很是無奈地說道:“在診斷出我的病情后,我去了好多家醫院,那些以上都勸我要打掉孩子,盡快手術,后來又發上許多事情,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當時為什么不吧病情告訴我?而且還躲了起來?”說到這些,康猛的話語中夾雜著很多的委屈,“小晴,你知道這幾年把我過得多辛苦嗎?我去美國找你了好多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還躲!你把我看成什么了?你又把我們之間的情感視為何物?!”

    “我寧愿讓你以為我失蹤,也不遠把那種死別的痛苦帶給你!睆埿∏缇徛曊f道。

    第六部第八章結束?開始!

    “死別,小晴,生離與死別帶給人都是痛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生離畢竟還讓人留有一線希望嘛!

    康猛品味了好半晌,才說道:“小晴,你說的對,這幾年我一直任務你并沒有真的離開我……你懂我的意思?我常常盼望著咱們能再次相遇,果然……小晴,咱們終于又走到一起了,我決不能允許你再次離開我!”

    聽得康猛的話語,張小晴瘦弱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,“猛子,我……我還不能……我不配跟你生活在一起,因為……因為我已經有男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胡扯了,那個湯普森嗎?你們是病友吧?李民哲已經給我大略地講了你們的情況,從咱們剛才那種就別重逢的激動就可看出,你對我絕對沒有變心!”

    “可我……不,我不能跟你回去!猛子,作為女人……我一接喪失了做一個母親……,再說,我的病……我不能拖累你!”盡管說得斷斷續續,但張小晴的語氣甚是堅決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就知道你是為了這些!笨得臀⑽⒁恍,拍了拍張小晴的脊背,“小晴,李民哲說你已經痊愈了!

    “這我知道,在美國時,醫生已經診斷過了,這次來巴厘島,不過是想再證明一次,李醫生是這方面的權威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虧你來找他,幸虧我也來找他,聽說你已經定好了返美的機票,小晴,你可真狠心!又要給我制造一次生離的痛苦!

    “猛子,你還是讓我回美國吧,一個女人,不能為其心愛的人延續生命,我是說不能生孩子,我現在如同一個廢人一般,留在你身邊還有什么意義?”女孩的言語中滿是悵然。

    康猛搖頭說道:“不要再廢話了生孩子,不是一個女人的唯一!再說,現在咱家已經有了孩子,而且,能為咱家傳宗接代的大有人在!”

    “這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?”

    沒待康猛發問,張小晴輕聲說道:“這幾年,我一直在暗暗地注視著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張小晴說完,康猛用力將張小晴從自己的身子弄下來,噌地坐起身子,看著仰躺在床上俏臉間滿是歉然地女孩,“你真行!這么說,我當初像瘋了一般到處找你的事情,你應該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張小晴緩緩坐起身子,低著頭說道:“嗯,當時我正在接受手術前的化療,知道你來美國好多次,有幾次我實在忍不住想去見你,可那該死化療把我弄得很丑……再說我的并能否醫好還是個未知數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這些話以后再說吧,現在咱們去機場接洋洋,得知你患病,可把她急壞了!”

    “洋洋也來了?!”女孩那張滿是淚痕的俏臉上,流露出感激的笑意…

    全文完 ( 金融大亨 http://www.793922.buzz/5/5554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