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

4 1 星章 俯視星河

      “老子們都打到門口了,還在擺顯,不是找死!……”秦軍這小子還想啰嗦,卻被合氣踏空的小天女一瞪,就再也不敢多嘴,這小子連幾大部長都可以不甩,可怕小天女比怕他媽還過甚。

    不過也不能怪秦軍那撕發牢騷,雖然還沒有證得全能量體,可也是近能量層次的顛峰人物,自然不會將一群靠祖宗福陰而登臨上位的蛀蟲放在眼里,面對淹蓋幾十個山頭的金光,還真沒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心里暗自嘀咕:“神也真是的,幾個跳梁小丑而已,怎么也親自來了,別說幾大部長了,就是派三代四代弟子,也還不是照樣輕松搞定!笨墒寝D眼在心中又是一驚:“部長,什么部長,我是那兒的部長,為什么我會這么說呢!保ǎ

    不管秦軍那個憨憨兒在那里歪頭搔首。

    隨著金光的顯散,出現的景象卻讓云上一般人馬驚掉了下巴。連云上這個帶頭的都在發呆,搖首四顧。想看看這世界是否還正常,可令他失望了;只見和他來的一群傻B在那里大張其嘴流著口水。讓他不得不在心里哀嘆:“見過色情狂沒?就這樣兒的!”

    讓云上郁悶的是,他的那些個手下有點變態還好解譯,那是他們沒見識?墒,和人家青華宗的比起來,就小烏見大烏了。你說你騎驢的你騎驢吧,騎馬的騎馬吧,騎駱駝的我也不去管你?墒,你怎么把豬也騎來了,還要不要人活!更過份的是,你騎豬還好說了,可是你一大活人你跑到雞背上去干什么,我是來踢館的,又不是來和你斗雞的!

    “孩兒們,給我坎他丫的!”此時的云上,哪還有半點宗師風范,原來他看見有人竟然騎著老鼠過來了!也不想想,嚇著咱們的女生妹妹那可咋辦呢!所以干脆不費話,提著古劍‘青峰’當刀使,即不用劍法也不用刀招,就那么和騎鼠的那位猛人猛干起來。

    ‘一刀兩斷’斬了鼠頭,‘橫掃三江’斷了人骨,然后也不再去陰別的人。因為他要去撿還抽得歡的鼠尾巴根兒!

    隨著雙方人馬的混戰,都快分不出敵我來。幸好,求恒閣的弟子或信徙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著永恒真光。所以還好分辨,可對方的人馬就比較慘了,有坐騎的還好認,可沒坐騎的不好分辨,自相殘殺幾乎每一分鐘都在進行。

    最拽的要數小天女了,畢竟是和云上心湖中的寵宏圣嬰是一個級別的,都屬宇宙宏級生命。能最那個強,控制那個精密。不見她有何動作,只見一股股能量一化二,二化四,四化八,八化十六,又化三十六,六十四,后成千上百條,都好像是長了眼睛,只要盯上了一個人,就烈火遇上干材,不死不休。()

    再說那些半能量體(俗稱地仙或者半仙)哪能存受得起純能量的功擊。凡是被沾上的,不是缺胳膊肘兒就是少了大腿,或者就是在發瘋般的跳著街舞。汗!太猛了,看得云上眼皮兒直跳!總算見識了母老虎是怎么個彪法。趕忙跑過去,五體大張,板擋在她面前狂呼:“打!打!”

    小天女幽怨的、默哀的注視著他,一副‘你也讓人家爽爽啊,光你一個人快活了,卻不理人家!粕馅s忙解釋:“母老……大姐,親親大姐,哪用得著你老人家出手啊,再說某家還要練兵呢!

    “呵呵!呵呵!呵呵呵呵!你練兵!練兵,你這也叫練兵。哦,不行了,死了,不行了。哦,死了,死了。不行了!”小天女在那兒抱著肚子,笑得喘不過氣兒來。

    云上看了看亂七八糟的戰場,氣死人了,這些家伙,都是高能力者了,PK的時候還像凡人打架般死纏爛打,有的抱著人家摔交,人家不干,他偏要賴上去,那眼神‘來吧,來吧,咱倆親親熱’可是人家就是不干。于是你就不干,那我就強干。追追逃逃。都忙得好不樂乎!

    “咋了!有什么好笑了,不就是亂了點么,這是某家事先就預了到了的。我這是在訓練他們的單兵混戰能力呢,效果還不錯!”雖然覺得有點太那個了,但,我是誰啊,求恒者什么都比別人拽,就是臉皮也比別人厚了不知多少倍,所以臉上雖覺得有點緊繃繃,還是大言不慚,神說八道。()

    ‘哼,要是姐姐我出馬,這些土雞瓦狗,早就飛灰煙滅了!

    “哪是,哪是,只要小天女出馬就沒有辦不好的事?墒恰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,難道本天女的能力還能夠有假!”小天女見云上居然不信他的大能力,不由一陣火氣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要是螞蟻,我也可以踩死一大群!

    “好啊,你是認為我,欺負底層次的存在了!是不是!”小天女揉了揉拳頭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可是這訓練人,和打架可不是一回事,有的人打架很行,可是訓練人,卻是一團糟!

    “什么,你的意思是,我訓練人,不行了。是不是啊,哼哼!”小天女想發彪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見云上嚇得縮了縮頭,哪樣兒說有好可憐就有好可憐!于是彪又沒發成:“我忍,我忍!我忍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沒這么說,這可是你自己說的!我認為,你肯定行了。只是這世界上的事情啊,要親眼見了,才能真信,你說是不是,周密!”云上對才出戰場的周密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,這個,閣主,你說什么啊,對不起啊,我昨天生病了,耳朵不太好,我什么也聽不見,哦,我走了,我得去看耳朵,醫生叫我今天早點去。拜拜!”周密這撕也不是省油的燈,腳底抹油,溜得賊快賊快。

    “誰說的!我要訓練,只是有的人舍不得他的人啊,嘿嘿!嘿嘿!”小天女可不依了。賊笑著看著云上。一副我看你怎么辦,小樣兒,算計我!

    “我要是給了呢,就怕你不干!”云上,一副我很心痛,我很為難的模樣。我表面的勇敢都是強裝的。

    “誰說我不干了,要是我來訓練,非把他們訓練得,神擋殺神,魔擋殺魔!闭f完還自信滿滿的揮了揮她那白嫩的拳頭。

    “好,來拉勾,一百年不許變!

    “行!”心中卻在想,我看你怎么收場,說出的話,我等著你不賣帳!陰陰的看著云上,一副‘我很賊!’的表情。在哪里,賊樂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她就是想看云上出丑。

    而云上,真的有點被她難住了。從而陷入了靜默。

    信仰之線,連在足底,總不可能把腳坎下來給她吧。再說,也不是說給就能給得了的,信仰之力從足底永泉穴入,在肉體中,自成系統。系統分為內外兩層。外層即是無限進化訣的千曲萬拐億變兆回環。而核心就是永恒神格。

    而這永恒神格,可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要云上將之給小天女,那是不可能的,連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可能性都沒有。小天女雖然在理論上還算是云上的‘女兒’,不可能背叛他,更不可能傷害他。但上位者的心,智慧而無情,多疑才求真。

    上位者,上不連父母,下不連子孫,近不聯親人,遠不聯朋友。了然一身,超然一切之外。信徒也罷,朋友也罷,親人也罷,在求恒的路上,都顯得那么不干重要。是可以招之即來,揮之即去之物。除了對永恒的執著,一切都被永恒者視為身外之物。而現在的虛偽與狡詐,陰邪與狠毒,都只為了一個目標。永恒!

    而永恒神格,連接億萬眾生的信仰,這是子弟永恒的盼望。信徒在圣人眼中就再也不再是信徒。是圣人與天對弈的旗子。也是圣人超天的基石。不是身外俗物可以比較。就像心頭肉,哪能輕電易的割舍。

    兩難境地之中,給與不給間甚是艱難。給容易,可收回卻是難上加難。小天女雖親,卻也不是自已。何況,云上以知入道。在‘我知故我在’的信念下,就算是自己的分身也不會全全想信,就更別說相信朋蟻。

    圣人,從來不奢望奇跡,也不需要奇跡,更不會讓奇跡在自己的領域里產生。圣人行事,將萬事萬納入圍棋,一切變數在心中程序。所有的奇跡在圣人眼中都不再是奇跡,是應該發生的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再說,中華幾千年的教訓都不能記住的話,以前那些被兒子殺了奪位的皇帝豈不是白死。

    思極此處,云上的心湖中突然高高的懸起一句莊子的話共十四個字來:“大場,載我以形,勞我以生,息我以死!眳s又被心湖高空降落的“恒知恒在”四個字所吞噬。接著,永恒神格出體化宏,一下子布滿所有云上使得上力的地方。包括氣龍簇在太陽系以外的領域。

    至此,小半個銀河系,都成了云上的‘天下領域’。

    更是福至心靈的,自自然然的大開全身毛孔,開放內外脈竅。讓身與知都在去去來來的星靈能量中洗禮。從而,能夠俯視銀河。一舉一動都關系著百萬星空。再也不是站在地球上,而是踩在浩浩蕩蕩的沙粒星海中。

    俯視銀河,思考將來的方向,地球是牢籠?扇缃,自己本以為已經站在了人類的頂端,可哪知才出了地球這個牢籠卻又入了銀河這個牢籠……

    未知的壓仰,宇宙的深空。在那里,到底有什么樣的存在……難道這整個宇宙都是個大大的牢寵,真如莊子所言‘大場,載我以形,勞我以生,息我以死!

    云上迷離的看了看下面刀劍亂飛,殺氣縱橫的戰場,對著深悠的天地,癡癡的言道:“無知還真是福,天真還真是寶。上位者很拽!上位者風光!可誰又知道,在這燦爛的風光下,隱藏的,卻是深深的憂傷,對未來卻又更加了迷!

    而信徒的眼淚,也跟著流出了眼角…… ( 少婦白潔 http://www.793922.buzz/1/1711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