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

4 0 章4 抱月砸地

      天光初起,

    街燈新冥。

    人們剛出夢,

    城市卻也剛睡醒。

    正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然而,自然而然,人法于萬物,萬物卻也法于人。要不,為何人一忙開,城市卻也活了過來。如此顯而易見的景象,卻讓云上一陣思索。一臺手,百層高樓上的窗戶,開簾迎光。讓他可以俯覽幾起幾浮的樓群。

    一撞撞直入藍天的大廈,皆在云上的足下。樓海寬擴連接寬廣的心胸。摩天樓群正比心中意向。手掌向外斜下,遙絡整個天下。時而突地收回,捏弄著藍紗的雙豐?赡苁沁@賊老天,怕有太多人踩在自己頭上,且將上位者對欲望帶來的快感增強了萬萬分。

    哪怕是稍微捏弄,藍紗總是顯得情動得一塌糊涂。反之,藍紗的雙豐哪怕是稍微的的摩擦一下云上的胸膛,舒服的波浪卻也變得洶涌澎湃!翱墒,再大的快樂怎能比永恒的玄奧和美妙呢。自己的雙手不但是用來撫弄美人的,也是用來運絡這天下的!弊匝宰哉Z的云上,又繼續按撫著懷中滑膩的裸白。

    可是突然之間,快樂好像變成了痛苦,云上的心頭肉好像被割了一塊。臉上滿是扭曲,難受得抱緊藍紗柔軟的玉體,將她擁得難受之極。但她并沒有注意自己的難過,反而驚慌的抱著自己的閣主哭了起來:“閣主,閣主,你怎么了。嗚嗚,閣主你怎么了,別嚇紗紗啊。閣主……”

    而此時的云上,不但不能回答藍紗,更不能調動一絲能量,可心卻無比的清明。冷靜的傍觀著那自己心湖深處的痛苦波浪沖擊著自己的心識。在無邊的心湖中,痛苦雖烈,卻也翻不起太大的風浪。畢竟,男子漢的心胸不是一般的寬廣。就更別說已登臨上位境界的超級別天人了.

    神識被心底深處的痛苦波浪所淹埋.身體也在不停的抽搐.好比刀割,好比火燒,好比電擊,好比針刺.那痛苦,如浪如潮,在心湖中不停的橫掃,帶來的不僅僅是肉體的痛苦,還牽連著心湖中沉睡的龐宏知嬰,可憐的小家伙,就算躲在心湖的邊上,也沒能幸免.

    云上的能力再大,此時卻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,心識被淹,龐宏知嬰也在痛苦,身體也被痛苦的波浪像扯海綿一樣扯來扯去.但此時的自己是如何生存的,是如何超越在心湖與身體之外的.要不,心湖深處的風波絕對會影響到自己.可為什么自己還能保持冷靜與清醒?

    思索之余的云上,還發現,在龐宏知嬰痛苦的小臉上竟隱隱約約帶了些微笑.好像在痛苦之后會有大甜頭.所以云上卻也不慌,冷冷的,靜靜的,無羈無絆的傍觀著,就像當初創立燃指觀心訣時一樣,看著自己的手指在燭火上燒響,而不動搖分毫.

    也不知過了多久,心不再難受,體不再抽搐的云上,終于可以調動心神,驅動能量了.于是,腦念波猛地擴張,只一呼一吸間,掃遍全世界.‘皇合天下訣’也轟然運轉.全世界一切事與物的氣機連接著周身億億毛孔,一切在心湖中化實成象.不尋而尋,不找而找,不知而知,不明而明的體悟著全世界之全全.他要找出心痛來由之所在.

    可是,越尋他的心反而越痛,越找他的心反而越是悲哀.最后竟然舍下藍紗,獨自瘋狂的沖出樓海,直上天際,后又時而瞬東,時而瞬西,拉著人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問‘;。云上集團哪兒去啦,云上集團哪兒去啦”。人們的回答讓他墜入了深淵.這廣廣地球,近百億人口,竟然沒有一人知道他的云上集團跑哪兒去了.

    亞洲人不知道,非洲人不知道,大洋洲的人也不知道,歐洲人還是不知道.尋著尋著,云上哭泣以對蒼天。找著找著,云上像失了孩子的娘;問著問著,云上卻再也難開口.默默的無語,淋立在江邊。也不知道是如何,心中突然想起了古時項羽的窮途末路.難道這世間的英雄雖生不在同時,卻都是同樣的歸處^

    ‘;難道本帝家的云上集團真的是幻想,難道它真的從來就沒有存在過,不可能!不可能!本帝家心湖中的東西是不會消失的.除非本帝家以大能力施展超級自我催眼.否則不會出錯,更不可能會起幻覺.”

    ‘;啊!”想著想著,云上不甘的吼叫著,對天發著瘋.

    ‘初學自我催眼,救溫、周、張三女又創云上集團,又得秦軍、周密兩大部長.地衛火車地衛汽車、地衛戰艦、太衛戰艦都是出自云上集團,如今都隨著云上集團化著了虛無,連建造的姿料也都沒有了.

    一幕幕回想著,往日被小孩欺負,被成千上萬的大能力打行吐血。何其艱辛.可如今都化著了虛無,即使身臨上位,心臨圣境,也不由為云上集團的化虛而淚落.云上集團,對于他而言,不光是身外的業力,也是他一手養大的孩子,且是天下領域的主桿.沒有了云上集團,他的天下領域就好像人沒有了骨頭.又讓他怎能不流淚不傷心呢.

    可是天人的誓意是任何東西都不能代替的。淚流過了,心傷過了.眼中的冷光卻也逐漸聚重.看在藍紗的眼里,不明所以,卻也跟著心疼不己,在他的潛意識里,也好像感到有什么東西在突然間失去,卻又怎么也想不起來.隨著眉皺,也與云上一起歸入了靜默.正是大愛無言,大恨也無言.

    但無言后的……

    天發殺機,斗轉星移.地發殺機,龍蛇起地.人發殺機,天地覆滅.而圣人劍起,將沒有了這幾方宙宇.冷莫靜淡的對著窗外細雨.云上字字鏗鏘.‘;龍簇聽令,遙圍地球,推云移海,雨化殺機.引九九天雷,鏟大地之不平,滅該滅之天地.”

    執著的說完,含淚吻了一下梨花帶雨的藍紗,之后隱入了萬物氣機夢霧里。留下聲聲鏗鏘在空中回響“紗紗,在此安心待本帝家,男人得去做男人該做的事。要不,都還以為永恒閣的人好欺負……待閣主血洗了這幾方天地,再與你等姐妹互慰心。

    等藍紗明白渾厚天音的意義時,似夢般的氣機海洋里已經沒有了云上的影子。此時的他,正盤坐與九天之上,一團先天鴻蒙清氣在頭頂隨發蕩飄。心湖中的一絲神光連通了天地人。坐下是混沌陰陽氣云。在虛空隨呼吸一起一浮,遙罩著整個地球。無限北斗滿天星晨休閑衣(道衣所化)上的天殺星圖格外明顯。

    一手向上遙掌蒼天,一手向下遙撫地球。丹腔(丹田擴大成腹腔)中的氣團無時無刻不在演運著,無極生太極,太極生兩義,兩義生四象,四象生八極,八八又六十四極,六十四極又演無窮無盡。一波波的玄秘奧妙振全身毛孔,聯天地萬宇。成天人合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了多久,眉心的神光進化成了永恒真光。永恒真光,幾閃幾爍,云上不由自己的口誦‘恒知恒在’。掌管‘知’的那一部分大腦也閃爍著光華。雙眼蔑視了坐下一眼。覺時機已經成熟。掌天的那支手便對著空中一陣幻顫。后,圣人顯爪,帶著千軍萬馬的氣勢,向下一點。就見八十一道天雷憑空而生,又合為一股,直指被玄奧所屏蔽著的‘無視雷達’區。

    幾十道天雷合為一股,那力量可想而知,比激光豪不多讓?筛衿娴氖,如此強大的力量,卻沒有在世人眼中存留多久,只閃了一閃便無聲無息,人們都還以為是普通的閃電。卻那知在這短短的一瞬間,連核彈都未必能攻破的奧秘護罩,便被無聲無息的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雖屬敵對,云上卻也不得不佩服這青華宗的先輩們的智慧。如此大的雷柱,竟然只破了個護罩,其它的沒有一點功勞,連大地都沒有一絲顫抖……可是那又如何呢。云上也不去管上界是不是真的有人會氣得下來找他的麻煩。即使有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。而眼下的仇卻不能不報。于是冷眼光狠,心沉無情。等待著接下來的變化。他知道,像這種古老而龐大的宗派不會就這么一點點手段。

    果然,護罩一壞,就見滿天的金光,洋洋灑灑而來,且戰鼓滾滾如雷…… ( 少婦白潔 http://www.793922.buzz/1/1711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