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艷情短篇合集

第13 85牽章 終究還是牽掛

      “皇上有旨,要將魏忠賢發往鳳陽皇陵守陵!卑賾魸M面的嚴肅,終于在自己的屬下面前擺出了威風,“你們在路上要好生看管,將他押進鳳陽皇陵交接,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兩個人同時抱拳躬身。

    “好!”劉百戶看來也松了口氣,他招了招手,示意這些錦衣衛們帶著魏忠賢從人群當中沖出去。

    這群錦衣衛心領神會,一個個地將人群攔住,給齊望和劉松平還有魏忠賢三個人留下了一條通道。

    于是,這兩個錦衣衛就這樣帶著魏忠賢走出了城門,也走上了這一段漫漫的旅途。

    一路上人群喝罵不斷,但是魏忠賢一直神色淡然,順從地站在兩個人中間。

    他心里知道,此去就再也沒法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魏忠賢!”就在這時,齊望按捺不住心中的惱怒,湊到他耳邊小聲說,“我等既然負責押送你,自然會好生看顧著你,但是你這罪人,莫要認不清自己的處境,休在我們面前拿大,知道了嗎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家是罪人……罪人……”魏忠賢先是一驚,然后喃喃自語!澳睦镞敢擺架子呢?不知這位小哥作何稱呼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叫齊望!”齊望斬釘截鐵地回答,“別叫我小哥,少給我套近乎……”

    “魏公公,他是齊望,是我義侄,我叫劉松平,我們兩個都是小旗,這一路上大家就互相照應了!边@是,劉松平打斷了齊望的話,“年輕人脾氣大,還請你多多包涵一下!

    “三叔?”齊望還想再說什么,但是劉松平突然狠狠地扯了一下齊望的衣袖,所以他只好先住了口。

    魏忠賢看了這叔侄兩個,然后和劉松平對視了一下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說,好說……咱家現在都已經落到了這個地步,哪里還有資格和緹騎置氣呢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天突然一黑,好像發生了日食一樣。

    他下意識地抬頭張望,發現風中的沙四處彌漫,猶如黑色的煙霧一樣楸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告別的兆頭,這確實有些相當不吉利啊。

    “莫非真是天將不明了嗎?”他頹然嘆了口氣,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沙子落到了他的眼睛里面,激起了一滴眼淚,慢慢滴落到了地上,沒有一個人瞧見。

    三個人就這樣漸行漸遠地走出了京城。

    走了幾個時辰之后,現在已經算是北直隸的地界了,按理說這是京畿首善之區,是朝廷的心腹之所在,但是一路上一片荒涼,竟然看不出多少人氣在。

    草木枯黃,風沙呼嘯,一片蕭瑟,竟然比京城當中還要令人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自從萬歷末年開始,北方就災害頻仍,不是旱災就是水災,再加上這些年年景不太平,前陣子趙進更加是肆虐了一番,種種災難交逼,竟然把原本繁華的京畿,折騰成了現在這幅模樣,看著確實讓人痛心。

    “只恨朝廷能夠盡快擊滅徐州和建州賊,還天下一個太平!”齊望暗想。

    “魏公公,前面好像有個驛站,要不我們先歇歇吧?”就在這時,劉松平和氣地對旁邊的魏忠賢問,“看樣子我們也走了很久了,天色也不晚了,是該歇歇了!

    “多謝!蔽褐屹t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現在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,看得出來這種勞累已經讓他很疲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樣,魏忠賢都已經年過五十了,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老人,縱使這些年一直都保養良好,但是身體仍舊免不了老化了,再加上平日里養尊處優,哪里還能適應這樣的長途跋涉?

    他早就想要休息一下了,只是因為自己是戴罪之身,所以不肯拉下臉來懇求,劉松平這個提議,正好合了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于是,三個人又走了一會兒,走到了驛站,然后敲開了門。

    一個頗為年老的驛卒打開了門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錦衣衛,奉命辦差,還請行個方便!眲⑺蓪⒆约旱难屏两o了對方,然后三個人徑直地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因為地處京畿,所以這個驛站的規模倒也不小,房間也甚多,隨便就給三個人安排好了房間?粗@規模,可以想象得到,在大明的興旺年代,這驛站一定是人來人往繁忙無比的吧……只是,如今卻是草木蕭條,一點也看不出往日的繁忙。

    驗明了身份之后,幾個驛卒也不多說話,只是幫他們收拾著行李,然后帶他們走到了房間。

    他們的臉色都十分凝重,說話也平平淡淡,看不出多少客氣。

    這倒也不奇怪,今上一上臺就限制廠衛,所以他們對廠衛的畏懼之心恐怕已經淡了許多。當然,尚且還沒有人膽敢當面別他們的苗頭,只是態度要冷淡上了許多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這態度也太奇怪了,好像是在為什么事情發愁似的。

    “這位老伯……”齊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,直接問起了其中最老的一個驛卒,“敢問附近最近是發生了什么事嗎?為何你們滿面愁容?”

    “回差爺……”這個老驛卒先是一愣,然后苦笑了起來,“其實附近最近倒也沒發生什么大事,這些年世道不太平這里亂那里亂,我們都已經習慣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呢?”齊望馬上追問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我等最近聽說了一個噩耗……”老驛卒滿臉的憂慮,“聽說,朝廷要裁撤各地的驛站,將我等打發走了!”

    “裁撤驛站?”齊望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在京中不過也就是個小人物而已,對朝廷的大政方針自然不甚了了,所以聽到了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是啊,聽說上面已經決定了,傳得有鼻子有眼,看來假不了了……”老驛卒慘然一笑,滿臉的皺紋更加扒拉到了一起,“所以差爺也不要怨怪我等這臉皮難看,實在是心里擔憂!就拿我來說吧,我都已經五十好幾了,一輩子都在這里當差,平日里就靠著這里領下的錢糧養家,驛站這要是真被裁撤了,我只怕自己衣食無著……不知,不知該怎么辦才好!”

    聽到老驛卒這么說,其他驛卒也是一臉悲戚的模樣,顯然于心里也有戚戚。

    這才齊望才明白,原來今天他們態度這么不好不是討厭錦衣衛,而是碰到了這樣的難題。

    “朝廷……朝廷行事總有萬全之法,既然朝廷有這打算,自然……自然就有善后的對策吧,各位都是為朝廷辦差的人,朝廷不會太讓各位為難的!弊詈,他只得安慰了他們。

    老驛卒輕輕點了點頭,只是神色間大有保留,顯然不太相信“朝廷一定會在裁撤驛站之后安置你們”的說法。

    “胡鬧!真是胡鬧!這是何等妄為愚行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已經走進了房間、坐在了床上的魏忠賢也聽到了他們的對答,然后氣得從床上跳了起來,走到了門邊。

    “哪有這么胡鬧的?驛站乃國家傳遞消息之本,貿然裁撤,上傳下達又會平添多少麻煩?驛卒也是朝廷之人,大多還知道些天下事,有些還身強力壯,貿然裁撤,他們衣食無著,豈不會給朝廷添亂,這不是逼著他們反出大明嗎?胡鬧……太胡鬧了!朝廷剛剛在趙賊之亂里面傷了元氣,哪里能夠這么胡鬧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驚呆了,愣愣地看著這個聲音尖利的老人大聲咆哮,為已經不歸他管的大明江山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上面是說如今國事艱難,朝廷用度緊張,所以想要裁撤驛站,給朝廷省點寬!崩溪z卒下意識地說。

    “糊涂!祖宗設立驛站,本來就是為了籠絡那些強有力之人,讓他們肩挑背負,耗掉他們的精力,也讓他們有口飯吃,不至于為非作歹!就算里面有不堪用的,只需要裁汰其中濫竽充數的就夠了。何至于刻意去統統裁削!”

    一邊說,魏忠賢一邊頓足。

    “剛登基就這么胡鬧,朝廷大臣……百官都失心瘋了嗎?怎么沒人勸諫他?白吃了朱家的俸祿,就沒有一個辦事的嗎?!”魏忠賢余怒未消,“要是咱家還在……咱家一定要讓他們個個都好看!”

    “魏公公,慎言!”劉松平總算反應過來了,連忙拉住了他的衣袖,示意他不要再說了。

    “魏忠賢,你還敢說出這等話來!”這是齊望也反應了過來,連忙沖他大喊,“朝廷的大政也是你這個罪人能妄議的?竟然還敢口出誹謗,你眼里還有沒有君上!住口!”

    在他的喝罵之下,魏忠賢終于從憤怒當中慢慢恢復了平靜,最后甚至顯得有些凄涼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朝天子一朝臣,咱家是妄議不了大政了……”魏忠賢輕輕搖了搖頭,苦笑而又哀傷,“只是,這朱家天下……這朱家天下……這朱家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連說幾次,但是再也說不下去了,轉身回了房間,腰背佝僂,腳步踉蹌,看著悲涼之極。

    這突如其來的風波,又隨著魏忠賢回到房間而突然結束,他自顧自地走了,留下的幾個人卻只好面面相覷。 ( 大明武夫 http://www.793922.buzz/0/238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